「執法人員局我們不也同樣做過了,別擔心了。」

「你說我能不擔心麼,事情就這麼接二連三的出,我們還沒有為我們的人出頭,把事情處理完,我們的人就已經全部被人掃清了。」

不過我想着一件事,那就是為什麼阿輝那麼容易被人抓走,而家炎也就這麼不見了,這到底是不是藏着什麼原因。

我猜測到中間一定有什麼事。

不然的話事情不可能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