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執法人員是幹什麼吃的,憑什麼就這麼隨便打人,他們還有沒有把法律看在眼裡啊。」

說着站了起來,看着身受重傷的麗萍說道:「萍姐,你在這裡等着,我現在就去執法人員局和他們理論,憑什麼這麼蠻橫不講理,想要蠻橫不講理怎麼不像我們是做社會人的,我們就是如此,他們憑什麼這樣。」

看着紫顏居然有哪種念頭,我趕忙拉住紫顏說道:「傻瓜,你現在去了,回來就跟麗萍姐一樣了,你以為他們會跟你談道理麼,要是會的話早談了,現在麗萍姐都被人家這麼欺負了,你說他們還會把你放在眼裡麼,你現在要是去了。

心疼的可是我啊,別說理論個屁了,能不能安全回來我看還是未知數呢。」

「可是他們也不能這樣欺負人,麗萍姐又沒有怎麼樣,憑什麼他們執法人員就這樣啊,我就是不爽,我就是生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