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炎說着這話,有很多包被拖走,一定就是內奸做的,因為今天居然會出現那麼多的白粉,那些貨一定是從什麼地方流出來的,而這流出來地方一定就是內奸弄得,不然誰還有那麼大功夫去弄這個,而且動得居然都是我的貨物,不是內奸,誰能夠動得了。

我想到了這裡更是不高興,看着家炎說道:「現在你再去多收點人回來,還有多請些人來幫我守着那些貨,還有吩咐鐵豹他們進度快一點,快點幫我把這些討厭的內奸通通都給我抓出來再說,我要這些內奸全部都給我去死。」

我發怒的吼着,家炎看着我的神情,他也很是理解,沒有多說些什麼話,就這麼帶着我的話走了出去。

我根本沒辦法想象,這些內奸真的已經猖狂到了如此地步,居然動不動就拿我的東西出來開刷。

不過我想想他們動我的貨物,為什麼不直接人贓並獲,把我抓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