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來,一直是順風順水的,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可是今年他卻第一次遇到了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是多麼讓他不滿的。

不過也沒辦,這件事情也是必須的,它告誡着我們更進一步的小心身邊所有的人,因為所有的人都由可能成為傷害我們的人。

「恩,老林啊。」

我看着正在走遠的老林,一口喊住了他,老林轉過來看着我,以為我還有什麼事情,就走了過來,看了看我我,說道:「羽哥,現在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去照辦的麼,」

說這話滿是恭敬的,其實我受不了這個的,因為我並不是誰,何必要讓一個老人家想我這麼問候呢,我讓那些年輕人問候我問候羽哥,而且態度要誠懇是因為我要磨練那些年輕人的心志,只有磨練了他們才不會跟人太針鋒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