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執法人員雖然大部分也在幫忙尋找阿輝,可是還是有那麼一幫人總是陰魂不散的跟着我行動,總是想追蹤我的蹤跡,好看看有沒有機會抓到我犯罪的機會,可是他們越是如此就越讓我輕易發現他們的蹤跡,所以我做什麼就更加小心了。

當然這些執法人員我說實在的,他們對於抓住我已經過於狂熱了,在阿輝失蹤的第六天。

我在樓下買了點東西走到後巷,踢翻一個筒子,沒想到就這麼一下,居然能夠吸引來了六個執法人員,我還不知道是為什麼,沒想到他們居然拿着一支支手槍來到後面,舉着槍對着我說:「舉起手來,秦羽。」

然後就有一個人跑上前去翻翻筒子,發現是空的,才喪氣的準備走了,可是我秦羽怎麼可以讓他隨意欺辱呢,想讓我站着我就站着,想走就走,你當我秦羽是吃什麼長大的。

我轉過頭看着執法人員說道:「你們這也算是執法人員,敗類而已,神經病一樣的人,隨便亂要抓人,你抓人也要拿證據,你別以為拿着槍就想隨便拘捕,我告訴你,你算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