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大的震撼,我看得出鐵豹聽到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是有多麼大的震撼,畢竟早些時辰還和他一起在那邊聊着天說說話,沒想到這會人就已經消失了,對誰來說都會覺得這種事情實在是太莫名奇妙了。

根本是沒有辦法接受的。

更別說是跟着我一同出道的他們,我們彼此間的友誼絕對是濃厚的,我們對於我們之間的感情也是非常真摯的,因為我們都是兄弟。

雖然我作為老大,但是我並沒有把他們當奴隸一樣,我依舊當他們是自己人,我自己的公司的職務,有大部分都交給他們這些人來做的,並沒有只是讓他們負責打打架,砸砸場子這種事情的。

我的業務都是由他們來開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