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你說的是啊,我也想啊,不過我這邊現在是有人去調查了,可是就是還是沒有什麼頭緒,不知道該要怎麼辦,所以也想問問你到底有沒有什麼線索給我指明一下,我可不想天天防着所有人。」

阿浩這麼說我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一個人每天都神經質質地懷疑着身邊的所有人誰有可能背叛自己,那種不住地猜想,真的有時候會令人感到想要發瘋。

而且就猶如我們是別人的獵物,要擔心着獵手會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突然給我們來一個致命一擊,到時候對於我們來說一切都是玩完,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不好過。

唯一的辦法就是儘快找出內奸來。

「好了,你現在得多加派人手出去巡視着,儘可能的抓到你那邊的內奸,我覺得我們兩邊的內奸一定是互相串通好的,你幫我調查一下,我這邊公司的又沒有誰和你那邊的人有過親密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