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則是坐着喝着茶看戲,不過這速度確實太慢了,就這麼點事情還要浪費那麼多時間去做,用舌頭嘗一下不就知道了。

過後一個檢查人員帶着那一大堆白色粉末來到前堂,向着法官報告到:「法官大人,我們鑑定完畢,這些確實只是家用白砂糖,並不是海洛之因。」

當這名檢查員說完,所有執法人員差點沒把眼睛瞪出來,有得實在是受不了打擊則謾罵到。

「肅靜。」

法官敲了一下驚堂捶,所有人都安靜的看着法官,法官說道:「現在原告還有什麼有效的證據提供出來指正被告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