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身邊的老鼠已經出來了。」

我疑惑地看看他,哪有這麼白痴的臥底,臥着就被人抓了,看來這背後還有幾隻老鼠在跟我們玩。

「只是抓到一隻,你還真難以相信,那傢伙是我小弟手底下一個不起眼的小弟。」

張浩說着好像在說着什麼新奇的事情。

「這不讓你浩哥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