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還我,是她。」說着指着王紫顏,「羽哥是她自己答應要替她弟弟還錢的,可是這婆一個月還的還不夠扣利息呢,所以我才。」

「所以你才這麼囂張地在公開地方這麼囂張是不是,很有道理嘛!」

我看了看他一眼,眼睛給了家炎一個信號,家炎揮手就是一拳砸在他的腦袋上,豬肉榮吃痛的捂着頭,「你是我羅盛的成員麼。」

說着我指了指家炎,家炎很懂得地把手臂露了出來,上面紋着一條生機盎然的金龍,這是我們羅盛才會有的,而且我不允許別人在我的地盤上也有這樣的標誌。

「羽哥,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