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羽哥。」怎麼說啊輝跟我也已經有七年了,是我最為強悍的得力助手。

平常有什麼事情基本上他都有辦法幫我處理乾淨的,而且他對我忠心不二的。

「好了,我去一下。」轉身下了樓,點上一根煙,我還是想想一下,於是在點完那根煙之後,驅動車子去找張浩那小子。

畢竟這小子的手下也栽了不少個,想必找他談合作應該是能夠輕鬆談攏的,可是就算談攏了又該要如何做,到底該要如何才能準確地達到我們雙贏的政策,實在太無聊了,想不到。

我撥通了張浩的電話,嘟了好多聲都沒有人接,我猜想他現在可能還不知道有這種事情發生,不然他怎麼可能到了現在這個鐘頭還在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