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拉着妹妹就要坐上車子,畢竟我今天沒帶槍,不然我老早就一顆子彈繃了他,既然沒有也就不想多逗留了,趕緊帶妹妹去小搓一頓宵夜才是正經。

我拉動妹妹的手就要離開,可是妹妹突然甩開我的手,我還有點不知所措,妹妹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可是我相信妹妹這麼做絕對有她自己的道理,好歹人家也是個本科生,哪像我們還沒畢業就已經開始在社會上活動着,正經生意乾沒兩年,就開始走歪路,組成社團幹壞事,也就成就了今天的我,可是妹妹卻不一樣,安分讀書的大學生。

妹妹甩開我的手,一把抓着季東的衣領,看得出我的身份對他的震撼絕對不是一點半點,他想讓我妹妹陪的上司八成就是啊海那廝。

可是在我城東區里,誰都知道我秦羽是什麼樣的位置,他們那個所謂的大哥也不過是個小嘍羅,在我看來根本就是無足輕重,更何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