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小子是認為我怕他的鬼羅,呵呵,笑話,我上前一腳踩在他的頭上:「再敢白我一眼,你自己試試。」

家炎提了個大包出來,放到車上,走了過來:「羽哥,東西我已經收拾乾淨了。」

突然家炎一腳踢向北馬,我很奇怪,家炎繼續拳打腳踢,就在家炎打了幾下,北馬緊緊插在口袋的手漏了出來,一手拿着手槍,敢情他是想偷襲我。

我拿出槍交給家炎。

「不許給我弄死,其餘的交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