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哥。」

一名男子慌慌張張地跑到我的身前,恭恭敬敬地向我問好。

「張強,你又遲到了。」

我對張強其實很好,所以我也不曾對他壞過,反倒是他總是那麼恭敬我。

張強,我的辦公室助理,主要幫我整理東西,以前是我的頭號打手,有什麼任務都交給他,他呢,是怎麼跟我的,那是在兩千年的時候,他居然敢在我的地方跟我搶生意,後來結識了,就跟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