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這邊很久都沒有說話,司徒婉儀等了半天,也沒等見秦羽在說出來一個字,於是她又開口說道:「你秦羽聽見我給你說的話了嗎?」

我聽見了,秦羽被司徒這一聲換回了思緒,他趕緊開口說道:「你爸怎麼突然想見我了?」

「我也不知道,今天回來吃飯的時候,他突然提起來這件事情。」司徒婉儀說着說着,突然輕輕地笑出了聲。

電話將司徒婉儀輕笑的聲音傳進了秦宇的耳朵里,秦羽頓時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他還是強撐着臉面,對司徒婉儀說道:「笑什麼?」

明知故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