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的師父看着對面的神秘人,聲音中充滿了不屑,隨即,老頭開口對那個人說道:「我不認識什麼老大老二的。既然他要找我來敘舊,那就讓他來我這兒。」

那人很明顯沒有想到秦羽的師父這麼不配合自己,在開口的時候,聲音更加的冰冷,說道:「老頭,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可是,秦羽的師父就像是壓根沒有聽到這個人聲音中的威脅。嗤笑一聲說道:「我這個人愛吃酒,可是不吃,敬酒也不吃罰酒。」

對方很明顯沒有想到秦羽的師父,竟然根本不害怕自己,一時之間氣急敗壞,連聲音中都帶着明顯的怒氣,他對秦羽的師父說道:「我好言好語勸你,你不聽,非要讓我動手嗎?」

秦羽的師父看起來漫不經心極了,只見他用眼神在那人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隨即,秦羽的師父便笑道:「那就動手呀,讓我看看,你到底能把我老頭子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