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的時候師父給他帶的那本書,現在也放在了書架上,他根本沒有好好放開來看過。

秦羽聽着師父如此鄭重其事的交代,心中覺得,自己確實不該再這樣下去了,說實話,這段時間以來,秦羽和身邊的這幾個女人,兜兜轉轉,確實是讓他有些分神了。

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秦羽絕對相信自己沒有半年,之前在山上所有的積累,肯定是會被荒廢的。

秦羽因為師父這一句話的提醒,頓時如同醍醐灌頂一般,感覺到了一種危機,隨後,他又和師父簡短的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而正是這通電話,讓秦羽已經意識到他現在消極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