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聽着自己師父中氣十足的聲音,這會兒心中便放心了很多,看這個樣子,師父在沒有自己的時候,過得也是比較舒心暢意的。

秦羽有多半分鐘沒有說話,結果電話那頭,師父以為是信號不好,在那邊『喂喂』了半天:「小宇子,是我信號不好嗎?」

秦羽被自己的師父打斷了出神的思緒,回過神來之後秦宇說道:「沒有,是我沒說話。」

「你打電話過來不說話是什麼意思?」師父倒是還理直氣壯的不行,秦羽聽見師父這樣說,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

「我打電話過來,就是看看你最近過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