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答應着的聲音中也聽出了幾分解脫,畢竟一下午都耗在這兒看腿,饒是秦羽也覺得有點累了,更何況現在秦羽一門心思就不在這個事兒上面,那是恨不得趕緊走。

聽見秦羽說付涇陽放人了,於是秦羽並沒有顯得過於急躁,甚至還很客氣的和付涇陽告別了之後,才跟着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黑熊離開。

「呼——」

坐上了黑熊的車之後,秦羽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隨即轉頭看着黑熊打趣道:「你老舅可真是磨人。」

「那可不。」黑熊一邊發動着車子,一邊回答秦羽,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習以為常:「他以前腿腳還行的時候,部隊裡面最刺頭的兵都能讓他治服了,你說他能不能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