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秦羽這麼說,付涇陽瞬間就像是狠狠憋了一口氣,而秦羽這話像是鬆開了卡住付涇陽脖頸的手似的,只見付涇陽一瞬間就鬆懈下來,整個人也靠到了椅子背上面。

看見秦羽還在看自己,付涇陽的臉上也沒有露出什麼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看着秦羽,扯動着嘴角笑了笑:「年紀大了,總是比年輕的時候要在意身體了,興許你們年輕人覺得我這是小題大做,但是在我看來也算是一個天大的事情了。」

秦羽很理解付涇陽的這句話,畢竟秦羽也是深有體會——從前他小的時候,師父也不過五十多,那會兒去哪兒都是健步如飛,但是現在就不是了。

秦羽回想起自己下山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師父,猛然覺得,曾經能讓他騎大馬的身板都佝僂了很多。

歲月不饒人,對付涇陽這樣的悍將如此,對他師父那樣的隱士高手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