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行!就按你說的辦吧!」付涇陽一聽秦羽這麼說,立刻來了精神。

秦宇說的這些話,可比武警總院的人給出的結論要讓付涇陽能夠接受的多了,畢竟,秦宇說不用截肢,這對於付涇陽來說,就不是最後的通牒。

「只是……」秦羽說着說着,又有一些遲疑,他看着付涇陽,自己的臉上露出了一種欲言又止的樣子。

付涇陽原本喜出望外的心情,在看見秦羽這副表情之後,瞬間又跌入了谷底,現在對付涇陽來說,他就是害怕聽見這麼一個轉折,生怕秦宇後面的話讓自己原本已經有了期待的心情,又瞬間落回到了原地。

「只是什麼?」付涇陽提心弔膽的問道,臉上的表情也一瞬間隨着這話凝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