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我看病,就要守我的規矩,別以為你自己是軍區二把手,就橫的眼睛長在頭頂上了!」秦羽忍付涇陽這個中年大叔很久了,這傢伙,從昨天開始就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就不會好好說話,對醫囑更是一點兒不聽,這種人治什麼病?浪費時間罷了!

黑熊在一邊站着,看着秦羽和自己老舅一句話沒說好就起了衝突,瞬間感覺自己的一顆小心臟都要飛到嗓子眼兒上去了,尤其是聽見秦羽剛剛那句話之後,黑熊覺得,或許自己張張嘴巴,他那顆心就能飛出來。

黑熊長這麼大,都不敢和付涇陽這樣說話,就算從小黑熊經常在付涇陽身邊長,他都不敢造次,真是想不到,秦羽竟然會有這種膽量,和付涇陽這個前半輩子戰場裡面摸爬滾打過來,鐵血半生的人對峙。

「那個……」黑熊試圖想讓氣氛緩和一下,他琢磨着開了口,但是,才剛剛發出兩個音節,就被盛怒中的秦羽打斷了。

「你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