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齜牙咧嘴的躺在沙發中,耳邊迴蕩着秦羽故意加重讀音的那句話,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並且黑熊覺得,自己怎麼說,都有可能栽進秦羽的圈套裡面。

說踹疼了吧,感覺自己很嬌氣似的,說不疼吧,黑熊還是覺得疼,並且這麼說的話,秦羽肯定會說什麼『不疼啊?不疼那我再踹你一腳試試』。

黑熊想了老半天,還是覺得自己閉嘴最好。

「呵呵。」

就在秦羽和黑熊鬧作一團的時候,坐在另一邊的付涇陽卻笑了起來,兩個人頓時就將目光轉向了付涇陽,只見付涇陽貌似看的很認真,很有趣似的,目光一直看着他們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