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自己問道找不話來回答的孫藝彤,秦羽心情也很不好,他又不是故意過來給孫藝彤找茬的,好好過來看病,結果成了和孫藝彤吵架,一時間,秦羽覺得這個病不看也罷。

畢竟看看人家方之言,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就站在門裡,像是看戲似的,盯着孫藝彤和秦羽吵架看的仔仔細細,一點沒有勸和的意思。

反而還大有一種你們吵起來最好的想法。

秦羽看着方之言,之前對這個男人那些莫名的好印象瞬間全部都消失殆盡,再沒有一點想多和方之言交流的意思。

「行了,我先走了。」秦羽實在是有些不耐煩,他也不想在這兒多待,於是乾脆利落的結束了和孫藝彤的交談,說道:「方之言,你這個病,不治也死不了,頂多就是不斷惡化下去,但是我看你也不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