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藝彤聽見秦羽這麼一說,當即就以為秦羽不願意給方之言看病了,甚至現在方之言的身體是什麼情況呢,秦羽都沒有檢查,就這麼說了。

當下,孫藝彤臉上的表情就很差了。

「秦羽,你要是不想給方之言看病,那你就早說,不要讓我空歡喜一場!」孫藝彤說話很不客氣,她臉上分明就是很不悅的表情,望向秦羽的雙眸中也像是燃起了簇簇火苗,搖曳跳躍。

秦羽看着為了方之言竟然和自己吵架的女人,一直壓抑的情緒連同那些憋在心裡都快要溢出去的酸不拉唧的醋水,一下子都涌了出去。

隨後,只見秦羽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他看着孫藝彤說道:「我要是不想給他看病,我早就找理由不來了,本來昨天晚上就有人找上門讓我去給他看腿,我要是不想給方之言看病,我今天跟你過來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