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和孫藝彤到了方之言家門口,這回,孫藝彤倒是沒有從方之言家門口的地毯下面摸出來鑰匙自己開門,而是敲門等着方之言開門。

這個動作倒是讓秦羽心裡舒服不少,畢竟在秦羽看來,既然孫藝彤和方之言沒有什麼關係,那麼,來人家家門口,就還是老老實實敲門,這才是『客人』。

而那天,孫藝彤從善如流的一套動作,簡直就像是方之言家裡的女主人似的,讓秦羽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秦羽和孫藝彤在方之言家門口等了一會兒,才聽見屋裡漸漸響起來的腳步聲,隨後,腳步聲停在了門口,下一刻,那扇老舊的防盜鐵門,就被從裡面打開了。

出現在秦羽視線中的方之言,這會兒看上去精神倒還是不錯的,但是,秦羽從一名中醫角度來看的話,方之言作為一個男人,在氣血上還是比較虧,就從方之言沒有什麼血色的臉和烏青的下眼瞼上,就能夠看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