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和司徒菀怡吃完飯就回到了學校,畢竟秦雨今天還有正經事情要做。

兩個人來到了學校之後,秦雨將司徒菀怡送到她的班級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班裡,一進門就看見劉馨韻衝着自己,甚至有些擠眉弄眼的壞笑着。

秦羽走過去,伸手在劉馨韻的腦袋上揉揉,隨即,他看着劉馨韻說道:「你怎麼早晨沒有等我啊?」

劉馨韻抬起頭,她看着秦羽臉上一副神采熠熠的樣子,一時間不知是有點兒羨慕司徒菀怡呢,還是該替他們兩個害臊——這兩個人,竟然敢白日宣淫。

劉馨韻對秦羽說道:「我等你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來上課,你掛科不要緊,我可不能掛,我還要申請獎學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