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都是熟人關係,秦羽儘管想到自己來的方式還是心裡不舒服,但是也不好意思再在這件事情上面斤斤計較了,只能自己忍下。

而對面的男人知道秦羽和自己侄子認識之後,終於鬆口,自報姓名:「我是田野的舅舅,付涇陽。」

付涇陽。

秦羽在心裡念叨了一遍這個名字,覺得這黑熊的親舅舅名字倒是起的文縐縐怪好聽的,怎麼卻一點兒沒有人如其名。

但是想了想,秦羽也就釋然了,畢竟外甥像舅,和黑熊熟悉的秦羽,自然對付涇陽也就瞭然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