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明顯,這個男人並沒有準備輕易放過剛剛讓他感到疑惑的問題,於是,男人開口又問:「你剛剛看我那眼神,什麼意思?」

「怎麼,你還看得出來我看你的眼神有什麼意思?」

不知道為什麼,秦羽就是不害怕這個男人,儘管秦羽知道這個男人差不多五十多了,並且肯定在部隊身居高位,說不準這個房間某個秦羽不知道的地方就有男人的配槍,鑰匙秦羽把男人惹怒了,一槍崩了他還真有可能,

但是……沒有為什麼,秦羽就是不害怕這個人,甚至對於男人的話,秦羽總是來一句懟一句,這種感覺,秦羽覺得就有點像自己和黑熊之間的相處模式了。

秦羽心裡暗自揣測着:『我擦,這個大叔,不會真的是和黑熊那貨沾親帶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