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心裡正煩,尤其現在已經是大晚上了,秦羽覺得自己還有個落腳的地方,難不成還要睡大街上?

他漫無目的的在路上走着,深深有一種再後悔也不應該摔門走人的感受,早知道出來還遇上孫藝彤幫方之言看病的事情,秦羽再不高興都不會摔門離開的,最多就是進自己臥室,不離劉馨韻,自然什麼事情都見不到了!

想到這裡,秦羽心中豈能是悔恨兩個字能概述的出的?

就在秦羽漫無目的的走進剛剛來方之言家的時候經過的那條小巷子裡,忽然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秦羽感覺周圍有人盯着自己!警覺之下,秦羽腳上的步伐倒是沒什麼變化,甚至頻率有沒有太大的改變,僅僅是在察覺的那一瞬間的時候,秦羽的腳步有一絲的遲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