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藝彤見秦羽這麼坦然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是對方之言的這個怪病手到擒來似的,孫藝彤自己也不知不覺就鬆了一口氣。

隨即,孫藝彤原本一臉凝重的臉上露出了輕快一點的表情,她看着秦羽抿着嘴露出一個笑容,說道:「好,那就明天。」

秦羽如今已經答應了孫藝彤,就絕對不會反悔,雖說秦羽對這個叫方之言的人確實是很在意,因為就秦羽觀察來看,能讓孫藝彤這麼關心的人,似乎好像在此之前,除了孫復昌之外,也沒有什麼人了。

並且孫復昌那是孫藝彤的親生父親,孫藝彤關心這是天經地義的,但是這個方之言和孫藝彤無親無故,要說孫藝彤因為方之言救過她,才對方之言格外關照,那在秦羽看來,這種關照似乎就有些超出正常範圍了。

秦羽這邊胡思亂想着,那邊一抬眼,就看見孫藝彤又是很關切的坐在床邊,給方之言擦着額頭上的汗水,一時之間,秦羽就想立刻離開了,眼不見心不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