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秦羽乾脆不等了,趁着孫藝彤停下來,自己就率先開口說話了,畢竟秦羽作為一個男孩子,面對這種尷尬的場合,還是應該身先士卒,自己先打破安靜。

「你這個兄弟,這病了有多久了?」秦羽開口,問的是一些中規中矩的問診問題。

孫藝彤臉上這會兒莫名其妙紅了起來,就連孫藝彤自己也說不清楚她這種奇怪的反應是怎麼一回事,好像就是因為剛剛和秦羽總是撞話。

正在孫藝彤覺得有點害羞的時候,就聽見秦羽開口詢問自己,孫藝彤一時想起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方之言,於是停下了腦海中的胡思亂想。

孫藝彤仔仔細細的想了想時間,隨後才開口回答:「這種嚴重的很明顯的發病情況,也有半年了,之前就是很不明顯的症狀,之言經常說他不舒服,又感冒了之類的,那段時間我還總說他嬌氣,總是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