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剛一進大門的時候,秦羽就聞到了一股很淡的藥草味道,直到秦羽跟着孫藝彤走進了臥室之後,隨着邁進門的一瞬間,秦羽就聞到了十分濃郁的中藥味兒。

望聞問切,這會兒就該說聞了,秦羽仔細嗅着空氣中的草藥味道,很快就辨出了這當中很主要的幾味中藥。

要說秦羽這個鼻子,基本上都快趕上狗鼻子了,從小到大,秦羽都在他師父的刻意培養下,每天蒙着眼睛辨別中藥,所以就這點事,其實對秦羽來說,也並不難。

孫藝彤帶着一種很着急的氣勢,進門就往床邊沖,這時候,秦羽才從這一屋子的中藥味兒里醒過神來,看向了此刻已經在床上躺着,昏厥過去的男人。

說實話,秦羽在酒吧看着孫藝彤和別的男人拉拉扯扯心裏面都沒有覺得有什麼不舒坦的,但是,現在看着孫藝彤坐在床邊,一臉緊張的身手又是給床上的男人探額頭溫度,又是拿紙巾給這個男人擦乾淨臉上的汗水,秦羽心裡是真的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