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掛斷電話之後,想着剛剛電話中司徒菀怡說的那些話,一瞬間覺得真的是疲憊不堪,在秦羽眼中,和劉馨韻發生的這件事情真的是算不上什麼大事,為什麼劉馨韻就能把這件事弄成這麼複雜了?

於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就不由自主的出現在了秦羽的腦海中——秦羽決定,自己不回家了,回什麼家!劉馨韻要生氣,就讓她生氣去吧!這輩子秦羽總不能哄她一輩子。

秦羽承認,自己之前確實是做法不對,覺得劉馨韻小孩子脾氣,所以就多縱容劉馨韻,但是現在,秦羽不再這麼覺得了,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一起過日子,總不能是秦羽去遷就劉馨韻吧,總歸還是雙方都有退讓,才能夠更好的一起生活才是啊。

並且,秦羽聽着電話中,司徒菀怡的意思,也是有一點對劉馨韻行為處事的不滿意,所以,秦羽覺得,為了大家以後都能夠好好相處,這件事就是沒有一點退讓的餘地,劉馨韻必須要在這件事情中領悟到,不僅是秦羽,就連司徒菀怡,都不會一直將她當作小孩子那樣溺愛。

或許這種做法確實是可以稱得上殘忍,但是秦羽覺得,長痛不如短痛,與其以後大家因為這種事不斷的鬧矛盾,積怨,秦羽覺得還是這樣比較好,一次性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