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回答了孫藝彤的話之後,空氣又一次凝結了起來。因為孫藝彤沒有再開口說話了,但是孫藝彤也沒有離開。秦羽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是不是要先離開比較好。

可是,秦羽又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男孩子,應該把選擇權交給女孩子,應該讓女孩子先離開才對的。所以,秦羽又一次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只能尷尬的站在原地,低下頭去,假裝自己在思考什麼的樣子,但其實大腦一片空白,只是在糾結要不要走。

而孫藝彤呢,她也不知道要不要走。如果要走的話,要怎麼開這個口。

『好吧那我走了』?這樣說的話,孫藝彤又會覺得自己很落寞,很苦情。本來今天晚上的情形,她就已經把自己弄得十分的苦情了,結果現在還要這麼給秦羽留下一句話,不就會顯得更加的苦情嗎?

但是如果要換成其他的話,那麼孫藝彤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好。而且……孫藝彤抬起眼皮來,偷偷地看了看秦羽一眼,她看着秦羽低着頭,垂着眼皮好像是在想什麼事情的樣子,就覺得秦羽可能還有話要跟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