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老子事兒幹嘛!」那個男人覺得和秦羽這個二百五,一定是說不通什麼道理的,於是他先發制人的喊了這麼一句,也算是直入主題。

秦羽看了看那個男人,又看了孫藝彤一眼。孫藝彤這個時候正用一雙眼,毫無感情的打量着他。她就像是在看着一個陌生人一樣。

孫藝彤這樣的眼神,讓秦羽的心裡怪不是滋味兒的。秦羽心想,我前幾天剛因為你跟人家打完架,現在又要因為你跟人家大家了,你怎麼看我還這個眼神?我也不求你感激,但是至少這個眼神兒也得熱切一點兒吧?

秦羽看着孫藝彤這個眼神,是越來越不是滋味兒。這一種不是滋味兒的感覺,被秦羽轉移到了那個男人的身上去。

秦羽皺了皺眉頭,說:「我今天就是想管你的事兒,你能把我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