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秦羽糾結的時候,那個男人的手已經搭上了孫藝彤的肩膀。孫藝彤不耐煩的聳了聳肩膀,試圖把那個男人的手給甩掉。但是不說男人的力氣有多麼的大,光說這個男人是純粹打定了注意要站孫藝彤的便宜,那麼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讓孫藝彤把自己的手甩掉呢?

所以,那個男人的手仍然搭在孫藝彤的肩膀上,就像是根本沒有任何不對勁的事情發生一樣。

秦羽在一邊看着那個男人對孫藝彤做着這樣的動作,心裡越來越生氣起來。一股無名的怒火從他的心底里躥上來,要說是秦羽在吃醋嗎?那秦羽也絕對不會承認這一點,只是……

現在的秦羽,也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解釋來解釋自己心底里忽然冒出的這一股子無名怒火,但是,秦羽也懶得再為自己這一股無名怒火去尋找理由了,反正生氣了就是生氣了,誰在乎為什麼。

說不定還是因為自己剛才和劉馨韻吵架吵得太用力,到現在那一口氣還沒有消下去呢。也不一定就是因為孫藝彤被這個陌生的男人騷擾了。秦羽在心裡這麼想着,但是身體很誠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