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是真的不明白啊。」秦羽雲裡霧裡的說,「你忽然就衝到我家來了,跟我講這些什麼你擔不起千金大小姐的話,我怎麼知道你到底要說什麼啊?」

「好啊你秦羽!」劉馨韻聽到秦羽這麼說,更加確鑿秦羽的心裡現在是沒有自己的了!否則他怎麼會對自己這麼不耐煩呢?

劉馨韻現在的心裡,不由得開始把自己和孫藝彤比較起來。如果現在是孫藝彤,那麼秦羽肯定屁顛兒屁顛兒的就開始詢問孫藝彤究竟發生了什麼了。他肯定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的不耐煩。

說一千道一萬,都是秦羽現在不夠愛自己了!

劉馨韻想到這一點之後,是越來越覺得委屈。她覺得自己的一腔愛意都餵了狗,都白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