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就在劉馨韻和秦羽冷戰之間,很快的過去了。

秦羽原本以為將會是風平浪靜的第二天,卻是一點不風平浪靜,甚至是讓秦羽不由自主的有一種莫名的預感,秦羽感覺自己未來的生活,將會在這一天天的翻天覆地的生活中,變得將會有一種翻天覆地的變化。

秦羽放學的時候,正和『鸚鵡』有說有笑的往學校門口走,劉馨韻因為和秦羽鬧脾氣,放學之後直接沒有等秦羽,下課鈴聲一響,劉馨韻甚至比教授離開的還早,坐着司機的車走了,司徒菀怡今天要回一趟家,也沒有和秦羽一起走。

正巧『鸚鵡』這時候給秦羽打了電話,說是約秦羽一起出去喝一杯,反正是周五了,明天也沒事,秦羽尋思了一下,最後挑揀着感覺不像是孫家的地盤選酒吧。

就在秦羽和『鸚鵡』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道聲音,嚷嚷着秦羽的名字,秦羽也覺得這個聲音聽起來耳熟,沒多想,就轉過頭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