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趙志成的質問,秦羽僅僅只是冷着一張臉,看着還控制着孫藝彤的他,不知道為什麼,秦羽就是覺得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我不是說了麼,有什麼話你對我說,先把她放開。」秦羽最看不上這種動不動就對女人動手的男人,這會兒看見趙志成的手竟然都放在孫藝彤的腰上了,心裡莫名就躥出一股無名火,看着趙志成那張賊眉鼠眼的臉,就像動手干一架。

「你小子他媽哪兒來的?和我們趙少叫板,你膽子夠肥的啊?!」

原本圍在一邊虎視眈眈看着秦羽的趙志成的手下們,這會兒看見秦羽一直沒動手,一時輕敵,估摸着秦羽就是一個外強中乾的貨,乾脆就叫囂起來,一個個對着秦羽吹鬍子瞪眼睛,拽得就像秦羽的二大爺似的,看着秦羽的眼神中都是不屑輕蔑的目光。

趙志成被秦羽這麼懟了一句,頓時也有點沒面子,尤其是自己的小弟還在周圍呢,於是趙志成咧着嘴,色眯眯的笑着對秦羽說:「你他娘的有本事過來把這個小娘們兒弄走啊,今天你弄不走,這個小娘們兒晚上保不准就不知道會被幾個男人睡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