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丟下面紅耳赤的劉馨韻,跑出教室門之後卻並沒有看見孫藝彤,左右看看兩邊,也沒看見孫藝彤在,頓時就覺得奇怪了,明明剛才還在門口等着自己呢,他不過就是和劉馨韻說了幾句話的功夫麼,怎麼孫藝彤人就不見了?

正想着呢,秦羽忽然腦中划過一個讓他忍不住變了臉色的念頭——當初鄭裕龍說了玉佩,被人槍殺,今天孫藝彤在公共場合中向秦羽提到玉佩,那會不會……

一想到這兒,秦羽就不敢再往下深思了,緊忙就邁開腳步,臉上儘是凝重的神情,往樓下躥。

秦羽下意識就覺得要是孫藝彤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自己一定會良心難安!

於是想着他不過就是和劉馨韻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左右不會超過八分鐘,就算孫藝彤被人強行帶走,那也不會走的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