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臉上的表情,隨着孫藝彤的這句話,瞬間僵硬住了。

隨即,秦羽忽然毫無預兆的往上趕了幾步,衝到孫藝彤面前,在孫藝彤驚訝的目光中,秦羽壓低着聲音問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孫藝彤看着秦羽臉上緊張的樣子,一時之間心中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不悅,甚至孫藝彤現在覺得,自己竟然還沒有一個玉佩值得秦羽注意。

「你剛剛說我的玉佩。」秦羽臉上的表情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認真和凝重,完全沒有一點笑模樣,雙眸僅僅抓着孫藝彤的視線,不肯讓孫藝彤隨便就躲開自己。

孫藝彤在秦羽的這雙眼睛中感受到了一種泰山壓頂的沉重的感覺,忽然就有些喘不過氣似的,整個人就像是被秦羽那雙眼睛控制住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