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夜,孫意彤輾轉難眠,隨着天光大亮的時候,孫意彤也終於熬不住的起身來,就像是整整一夜的煎熬,都在為了等待這一刻似的。

在清晨來臨的時候,孫意彤站在梳妝鏡前面,看着穿了一身白色棉布裙子的自己,臉上雖然未施粉黛,但是孫意彤的臉上卻已然是艷若桃李。

孫意彤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打扮自己了,她從衣櫃中找了很久,才找到這條裙子,什麼時候買的忘記了,但是孫意彤很肯定,估計自己當時也就是一時鬼迷心竅的買了,買了之後拿回家就扔進衣櫃中了,因為今天翻出來的時候,上面的掛牌都還在。

而現在,孫意彤無比慶幸自己當初的鬼迷心竅,給自己留下了這麼一條裙子能穿。

孫意彤將自己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放了下來,於是,鏡子中就出現了一個及腰長發、棉布長裙的柔美的古典美女,渾身就像是一株含苞待放的清梅,在還有寒風的清晨簌簌輕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