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心裡恍惚,不知道應不應該把電話打出去,他腦海中就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似的,一個說『打吧,反正是師父,想他了又不丟人』,另一個就說『不能打,師父說了,不到緊要的時候不能打電話,要是沒什麼事,師父肯定不會說這種話的。』

掙扎到最後,秦羽還是沒有將電話號碼撥出去,他沉重的又嘆出了一口氣,隨即伸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坐着車就往自己家回。

一路上,秦羽都是緊緊的攥着手機,但是後來,秦羽又把手機揣回進口袋裡面了,因為秦羽就怕自己一個沒忍住,給他師父把電話打過去。

『這麼晚了,打什麼電話。』秦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在心裡又為自己找了一種看似合理的理由。

現在的秦羽就像是一個遇到了迷茫的青春期少年,很需要一個成年人為他引導點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