鸚鵡覺得自己家老大的腦子靈光的快要成精了,但是這種事情,一個正常的、血氣方剛的十九歲青少年,怎麼能允許這種事情多一個人知道呢?就算是自己的老大,那也不行!

於是鸚鵡就在秦羽的『哈哈哈』中,倉促的,並且是氣急敗壞的,掛斷了電話。

被自己的小弟掛斷電話,秦羽一點都不生氣,甚至還因為嘲笑調侃了一通鸚鵡,秦羽剛剛鬱結的心情,稍微緩解了一些。

心情一般明朗,一半還有點鬱悶的秦羽看着完全沒有什麼來往車輛的大馬路,在感到絕望的同時,也只能認命的拿出手機搜索附近比較熱鬧的商業點,尋思那些地方總是有車可以打的。

秦羽低頭,在手機上戳戳點點,但是,忽然之間,秦羽戳點手機的速度慢了下來,與此同時,他僅僅的盯着越來越大的一片籠罩過來的陰影,眼角餘光不着痕跡的往四周環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