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三的手下拖着那個滿臉是血的男人走了,秦羽注視着那個男人被拖進一個黑暗的拐角之後,很快,接連不斷的好像都能穿破雲霄的慘叫聲就從那個看不見的拐角後面傳了出來。

秦羽看到面前的所有人——甚至是就連孫藝彤都是一臉平靜的樣子,像是對這種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似的。

秦羽心中生出一種十分複雜的情緒。

就好像自己天生就應該生存在這裡似的,他熟悉這種環境,也熟悉這樣的感覺,這或許就是秦家天生的血脈中延續的,對於地下世界的掌控欲,讓秦羽在初初窺視到孫藝彤和鄧三為他打開的這冰山一角之後,所感受到的一股蠢蠢欲動的感覺。

「怎麼了?」孫藝彤察覺到了秦羽一直看着那處拐角,抬頭看着身邊高大的年輕男人,開口問道:「你一直看着那邊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