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沒想到這麼關鍵的時刻,鄧三竟然還能站在自己對面閒聊起來,並且完全沒有了剛剛身後跟着一群手下來勢洶洶的氣勢。

「就是一個學生,沒有什麼道兒。」秦羽平平淡淡的回答了鄧三的話,這會兒顯然秦羽臉上都已經顯露出來了不耐煩的表情,就在鄧三準備再說點什麼的時候,秦羽直接開口攔住了鄧三的話,先說道:「我說,你不是要畫條道兒,咱們比劃比劃說清楚今天的事情麼?」

秦羽還不知道是因為那個醉酒的男人在鄧三面前添油加醋胡咧咧了一通,才有了現在這事兒,但是秦羽沒看出來,從小就在這種地方裡面泡着長大的孫藝彤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並且孫藝彤顯然也是看明白了鄧三的意思,因為她這個三叔,一向做事乾脆利落,要是真想和秦羽比劃比劃,現在早就已經動手了,那還會站在這裡和秦羽掰扯什麼『小兄弟,你之前在哪兒混的』這種話,甚至小兄弟都叫出來了。

孫藝彤知道鄧三是什麼意思,鄧三顯然是看出來秦羽就算現在還不是,但是以後一定會是人中龍鳳的根骨,不肯輕易得罪了秦羽,而另一邊鄧三的手下們都在這兒站着呢,鄧三要是現在說不和秦羽比劃了,放過秦羽,這就太掉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