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一看孫藝彤不理自己,一時間也覺得有點掉面子,畢竟現在這麼多人呢,自己好心好意幫孫藝彤解圍,完了關心兩句,結果還是一個熱臉貼着冷屁股,人家壓根不想搭理自己。

但是孫藝彤的這種舉動,在她的這些手下們眼中看來,那簡直就是絕無僅有的,能在訓完了大小姐之後還能毫髮無損,甚至是連大小姐的言語攻擊都沒有挨到的幸運兒。

詫異的眼神紛紛在這些男人們的眼中就像是雨後春筍一般的冒了出來,並且這些手下們都因為孫藝彤對秦羽什麼都沒做,而開始不自覺的將目光投遞在秦羽的身上。

秦羽本來就是一個五感很敏銳的人,現在少說三四十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正常人都能夠察覺到,更別說秦羽一個五感敏銳的人,頓時秦羽就覺得自己如芒在背,好像渾身都被這些人的視線紮成篩子了。

但是秦羽不知道,其實剛剛他打架的時候,完全得到了整個酒吧的矚目,只不過那時候秦羽正沉浸在打架的世界中,對外界的一切都沒有太多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