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好的修養應該都用在來這個喝的爛醉的男人面前了。

當秦羽聽着男人最裡面罵罵咧咧的從秦羽個人不斷上升,一直到秦羽的父母和祖宗的時候,一直強行忍耐不要動手的秦羽終於忍不住了。

周圍的只見秦羽先是一手圈住了男人的脖頸,不知道用了什麼勁兒,明明看起來比秦羽壯了很多的男人就硬是沒有辦法從秦羽的控制下擺脫,就像是一頭扎進沙子堆裡面的鴕鳥似的,只會擺動着自己兩條粗壯的手臂,嘴發出『嗚嗚啊啊』的聲音。

秦羽控制住了男人,另外一隻空着的手,下一刻便緊握成拳,直搗男人的肚腹,但畢竟秦羽還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手上力道的輕重,僅僅只是用了七分力量,拳拳入懷。

男人頓時禁受不住似的慘叫出聲,一時間,就算酒吧裡面的嗨曲聲音再大,也遮不住秦羽這邊的聲音和響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