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一行人在高檔酒店中胡吃海喝了一頓,期間秦羽一邊瘋狂拍着照片刺激黑熊,一邊還要承受着黑熊的騷話,可謂是痛並快樂着。

當然,結賬的時候,秦羽失去了快樂,只能肉疼的刷卡。

晚飯結束,作為大哥,秦羽也是不能食言,只有繼續僵硬的笑着帶着自己的兄弟們去了附近一家很有名氣的酒吧。

一進酒吧,撲面而來的音樂聲強烈的節奏震動就引領着這些年少方剛的小伙子們嗨了起來,酒吧本來就是一個荷爾蒙充足的地方。

男人、女人,衣着暴露,揮灑汗水。